6个月涨近两倍后 石大胜华6名高管欲再度顶格减持

12月29日,石大胜华公告显示,包括董事长郭天明在内的6名高级管理人员,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各自持有公司股份的25%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公司股价于11月25日创下历史新高后,石大胜华高管团队已在12月上旬完成一次减持。

每经记者 彭斐

作为“特斯拉独供商”的石大胜华,股价在11月创下历史新高后,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6名高管,在时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欲再度顶格减持。

12月29日,石大胜华公告显示,包括董事长郭天明,以及董事于海明、郑军、吕俊奇、宋会宝、丁伟涛等在内的6名高级管理人员,计划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,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各自持有公司股份的25%,合计减持不超过80.68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.4%。

按照时间推算,15个交易日后已是2021年,此次减持数量或将再次达到这6名管理层成员承诺每年最多减持所持股份25%的上限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公司股价于11月25日创下历史新高后,石大胜华高管团队已在12月上旬完成一次减持。如今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,石大胜华高管再次抛出减持计划。

原控股股东、董监高齐减持

12月10日石大胜华就发布公告称,郭天明等6名高管的减持计划实施完毕,合计减持107.58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.53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当次减持已经达到这6名高管2020年承诺最多减持25%的上限。当时,进行减持的并不只有管理层。

石大胜华12月9日公告显示,公司持股5%以上股东青岛中石大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石大控股)于12月1日至8日,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202.68万股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1%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该次高管减持公告披露后,石大胜华的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(12月10日、12月11日)下跌,跌幅分别为2.17%和5.28%。

此前,受益于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良好预期和碳酸二甲酯涨价,作为电解液赛道为数不多的标的,石大胜华股价一度大涨。4月底至今,石大胜华区间从最低点的22.89元/股涨到11月25日的历史高点61.8元/股,涨幅近两倍。

在股价狂飙的同时,石大胜华也被资本盯上。继宁德时代被高瓴资本抢筹后,石大胜华让二级市场上又一大佬现身。

8月3日,石大胜华公告披露了最新前十大股东情况,上海高毅资产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-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(以下简称高毅邻山1号)赫然在列,这支年化收益率高达39%产品的掌舵者为私募大佬冯柳。

公开交易信息显示,今年7月13日,高毅邻山1号通过大宗交易买入石大胜华405.36万股,成交均价为35.11元/股,跻身公司第七大流通股东。

此后,石大胜华股价继续高歌猛进,并在11月25日创下历史新高。不过,随着DMC价格回落,石大胜华股价在11月下旬以来出现阶段性下跌,短期最大跌幅约三成。

另外,在12月10日完成减持后,不到一个月时间内,石大胜华包括公司董事长郭天明在内的6名高管拟再度集体减持。

一位与石大胜华有过接触的二级市场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公司高管和主要股东如此坚决减持,一般是公司短期估值已经过高,管理层通过减持行为向市场提示风险,避免因过高的价格引发市场炒作,透支未来成长空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意欲减持的可能不止是公司高管和主要股东。

上述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,由于高毅是通过大宗交易买入的特定股份,因此在买入后需锁定6个月,即到2021年1月13日解禁,届时石大胜华将可能面临机构和高管的多方流出。

主导产品壁垒面临冲击

相比于校企改革“标杆股”的标签,作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溶剂碳酸二甲酯(DMC)生产商,石大胜华长期占据着全球DMC溶剂行业绝对龙头地位,这让公司更具诱惑力。

《证券时报》相关报道显示,石大胜华作为溶剂行业龙头,是全世界最大的锂电池溶剂供应商,目前电池级以上DMC产能7.5万吨,EMC/DEC产能5万吨,EC产能4万吨,PC产能2万吨,合计锂电池溶剂产能达18.5万吨,占国内锂电池溶剂产能70%以上。

石大胜华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,碳酸酯系列产品主要用于生产锂电池电解液,电解液作为锂电池四大关键材料之一,其需求量直接受到锂电池市场需求及市场规模的影响。

锂电池主要应用在新能源汽车、3C数码及储能三大领域。身为行业龙头,石大胜华与特斯拉的关系则为公司股价再添一把火。

今年9月份,有市场消息称,石大胜华目前是特斯拉新电池溶剂和添加剂的唯一供货商。对此,财联社的相关报道提及:美国地区特斯拉全部采用松下电池,松下则向日本三菱化学采购电解液,石大胜华是三菱化学在国内(电池级DMC)的唯一供货商;此外,因三菱对供货商审核极其严格,石大胜华独家供货商地位短期内或难以撼动。

“特斯拉并不是我们直接客户,我们是生产溶剂的,但是我们的产品通过外面的客户,间接进入特斯拉。”12月29日上午,石大胜华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“独家供应商这个事情,我们没有办法核实,我们甚至没有主动讲过和特斯拉有什么关系。”

与此同时,新能源汽车政策的调整,也成为公司股价助推器。石大胜华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,随着补贴政策的延缓及国家对车电分离“换电模式”的鼓励,下半年锂电及电解液市场或将迎来增长预期,进而带动溶剂市场需求增长。

受益于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良好预期,作为电解液赛道为数不多的标的,石大胜华自2020年6月以来受多方布局,股价涨幅超过一倍。

但公司高管为何频频减持?在一位山东本地私募人士看来,这背后与石大胜华产品价格下滑及行业变革增速不无关系。

百川盈孚11月18日数据显示,华东地区碳酸二甲酯主流成交价为13200元/吨;华南地区主流成交价为13400元/吨;山东地区主流成交价为13000元/吨。

但在一个月后,这个价格几乎腰斩。百川盈孚数据显示,12月24日,工业级DMC价格继续下跌,报价7000元/吨,12月以来,DMC上游原材料环氧丙烷价格大幅走低,工业品DMC价格受原料成本影响明显,价格呈大幅下跌趋势。

受主导产品DMC价格回落影响,石大胜华股价出现阶段性下探,每股从61.8元一度跌到43.57元。

前述私募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前期股价走势这么好,大部分的原因是自身产品涨价的传导,但在石大胜华股价下跌的这段时间,其竞争对手在积极扩产投产。

中国电池网信息显示,DMC新增产能重庆东能、中科惠安产能逐步爬坡满产,中盐红四方二期5万吨、华鲁恒升30万吨技改项目等传统化工企业布局进入,未来新工艺产能将超过50万吨,新增产能充足且成本均低于现有主流工艺酯交换法,原料受原油价格影响小,无物副产物,综合优势突出,产品价格有加大下降空间。

(原标题:股价6个月涨幅近两倍后 石大胜华六名高管欲再度顶格减持)

(责任编辑:杨斌_NF4368)

原创文章,作者:Kbet365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oanemr.com/271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